【欲妻忧思】(08-09)【作者:BuXiang】

字数:890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08章、调教老婆

  不知是玩得有些失望了,还是习惯了,觉得老婆才是我最放心下手的,没有心理压力,最不必愧疚的人。加上老婆的逼逼很特别,相比之下我情有独锺,应该算较肥大的那种,只要一插进去,它就会不停的夹着,把JB包得特爽,无论是JB头,还是JB的中间到根部,都包得很舒服,而且逼逼好像在不停的捋动,那感觉刚刚好。不会感觉只是像被系了条带子栓着一样,还可以乱转却不受限制;
  也不是像那种被抓住动不了的感觉;也不是像那种被逼逼吞进后深不见底的感觉。

  而且老婆的逼逼只要转一下,她就会淫水如泉,一浪一浪的沖过来,很明显,让人好像在海里搏浪一样的感觉,一会上浮,一会很平稳的安定下来,很剌激,很舒服。

  更重要的是她当初和我疯狂操逼时,不会像别的女人一表非常骚,让人全身摸,全身弄,然后躺在那里一味的抱着男人承受操逼的冲击、很单纯地享受操逼快感,让人一操完就觉得乏味。

  一直以来,她都很触动我心灵深处的激情,她的全身都很敏感,每次一开始,她会适当地给我一些进攻的阻力,半推半就地不让我摸,时而主动地剌激一下我的反应,时而像有些羞涉地遮挡一下我的进攻,反而让我摸得更狂,让人有种终於一点点佔有她领地的快感;在我操她的时候,她的身体更会不停扭来扭去,要是疯狂地用力操她时,她嘴里叫着只有她自己才懂的那些淫声浪语,一会惊叫,一会衰吟,一会发浪地娇嗲,叫得特欢;双手更会不停地在背上腰间游走摩动,腰也会不停扭来扭去,屁股也会不时的挺动。

  特别是每次射精之后,她总是用脚拚命勾着我压在她两腿之间,一会用手死死抱着我按在她逼逼上,一副想永远含着我肉棒操她的淫样,表现得还非常想我接着操的样子,让人回味无穷。真没办法,我就只喜欢操老婆逼逼时她那种淫荡的感觉。所以我只能围着老婆下心思。

  我坚信老婆本质非常淫荡,倘若说老婆放不开的话,只要找个机会,让几个人操她几次,她就会显出本性。

  反正以前也让别人操过,只要把她的本能再激发起来,不惜让她彻底变成淫妇的想法都有。

  为了让她开放一点,我故意弄了一些群交的A片,晚上拉着她一起看,她有些扭扭捏捏,我神秘地说:「让你开开眼界,几个男人一起玩一个女人,有的插女人的阴道,有的插女人的嘴,有时让女人趴在男人身上让一个男人在下面操,另一个男人蹲在女人屁股后面从后面操她的逼逼或屁眼,让她同时吃两根肉棒,很精彩哦。」

  看着看着,她总是会蛮义正严词地说,「你们这些人真噁心。」

  「老婆,想不想像A片里一样和那么多男人操呀?」

  「你说什么?」老婆瞪了我一眼。

  「幻想一下么。」我嘻嘻地笑着说。

  「看下就行了,那都是像唱戏一样,搞笑逗乐的,你还当真了……」

  「这样玩很剌激哦,真想和你也这样试一下。」

  「你想剌激就找几个人去嫖妓呀。」老婆反驳着。

  「和别人搞有什么意思,就是想这么搞你呀!」我透着一种邪恶地嘻笑着说。
  「每天看这些有什么好看的?你自己看吧!」老婆一把推开我。

  真扫兴,我又搂着她故意学着A片里的样子摸她,对她说:「看着A片,就想操老婆,呵呵,让我操一下……」

  老婆很快都被摸得淫水四溢,嘴里不停的哼叫起来,我乘机问她是不是看A片里操逼的时候也想操,她就是不承认,老婆显然被黄片挑得性起。我故意取笑她说:「想操逼想得逼都流水了,还不承认啦!」她往往却说,人是活的,没水不死了吗。

  老婆有时很烦地说:「要操就操,你弄什么呢?」

  我一脸迷惑地说:「我看A片里的女人被男人这样弄的时候,表情好像超爽呀!」

  老婆一脸不快地说:「不知你都想些什么,弄得一点也不舒服,还弄得那么起劲……」

  那时最大的心愿,就是将老婆过去的性兴趣再次打开,让她欲望更强,最好开发成一个超级淫妇,那样才能想操就有得操,而且放得开才操得过瘾。一切似乎并不对她的味口,只有将她裤叉慢慢脱下,又将她两腿分开,她也像木乃依一样,任由我爬上去,握着鸡鸡一点点地插进她的身体。

  随着我时左时右不停地将鸡巴在她逼逼里搅来搅去,老婆又开始动情地呻吟起来。

  「我要把你的逼逼挂在鸡鸡上,一直操……」我边操着她边说。

  「你操呀,怕你呀!」她很牛的说。

  她可能是怕操得正舒服时,我抽出鸡巴不操了。但她还是无法掌握男人的性心理。

  老婆终於开放了一些,似乎也习惯了,不那么较真了。可能是长期对她说粗口的原因,她居然有时也陪着说几句了,但还不是理想中那种,更回不到当初结婚时的感觉,我常常不断的试着用各种方式挑逗她。

  「我要把你带出去和别人一起操你,让你体验一下,我和别人谁操你操得舒服?」我色色地跟她说。

  老婆又生气地说:「怎么,你想用我去买钱呀?」

  我辩解着说:「做爱的时候,慢慢来提高点情趣不是很好吗。」

  老婆嗔道:「玩笑也不能开到让别人操我吧!」

  我呵呵笑说:「让你体验一下和别人操的滋味呀!」

  老婆又瞪了我一眼说:「你变态呀?」

  我嘻笑着说:「让你试试看和谁操逼舒服一些呀!」

  她也会笑笑说:「绝对是老公操得舒服,我老公最利害,我老公脑袋有问题了……」

  老婆刚结婚时,那回的淫浪劲都到哪去了?

  只要我说到要淫乱她时,她就会这样从各个层面都打击了我,我顿时就觉得操得没什么激情了,几下JB就痿了一大半。每次都弄得感觉很不尽兴,不了了之,草草收兵。她自己其实每次都意犹未尽,根本没有满足。

  越想越气,回想起在南方那个小镇被人操她时,她的那种淫荡反应,有时候真想让几个小流氓来强暴她一次,看她还会不会这样抱着个逼逼拿捏我。

  气不过,没事就开始在网上搜一些如何改善老婆性冷淡的贴子,看得多了,无形中看到了一个淫妻网站。里面有好多人发贴,讲淫妻的心得,我看了几篇,也申请了一个帐号同里面的人聊了起来。

  这些人本身是好色之徒,聊到他们怎么看三十来岁的女人,没想到他们似乎说一样的道理:「二十岁左右的女人,她们的思想里还有许多梦想,更有一种过於单纯的归属心理,让她们和不同的男人做,可能冒一点险;三十岁左右交过男友的女人,已经尝到了性的愉悦,生活中更看重实际,随生活中的摩擦对专一性已不那么看重,反而因为对性不再神秘,觉得男男女女在一起就是那么回事,对平淡的生活觉得枯燥无味。更重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女人,与男友多少都会有些摩擦,这个年龄段的女人,青春已逝,往往更希望得到男人的讚赏,反而更怀念年轻时的卿卿我我,可是单一对像给她的性激情早已变淡,内心里需要刺激,骨子里需要男人去哄,去逗,更需要男人去操,没有男人操就会像凋谢的花朵一样,失去灿烂,只要有男人对她有兴趣,环境许可一切都很自然,会不自觉地接受另一个男人的关爱,而且沉迷其中。要是那种糜烂的关系被人发现,她们也会一幅无所谓的姿态,甚至更加变本加历地放纵自己。如果再多几个男人勾引,让她们明白每个男人各不相同,和多人发生关系,无形中就会如同妓女一样,混迹于不同的男人之间,离不开那种感觉,唯一不同的只是自认为是谈感情而没有收钱。
  如果生活中再来点不如意的事情,即使摆明瞭让她们去买淫,也不会有多大阻力,甚至会很配合。「

  看他们这么说,我回想起和老婆的朋友雨之间发生的事,还真有一些道理,我想我和老婆之间可能就是因为不再有激情的刺激,如果让另一个人打开她的心门,我相信也可以让老婆彻底淫荡起来。

  我毫不犹豫给妻子申请了一个QQ,取名「寂寞女人」在网上不停加入各种色男,好几个临近的傢伙居然直接提出要约时间开房,每晚等老婆睡着之后,我也乐意意淫一下老婆和他们胡恺。

  我真无耻,居然想像着网友的大鸡巴在老婆的肉穴里进进出出。偶尔传几张老婆睡着后我偷拍的裸照让他们欣赏,那些人更像疯了一样,要求与老婆来一次。
  每次我都既亢奋又谴责自己,男人在这方面就像做爱一样的,往往上山喜下山悔,刚开始那兴奋劲来时什么都敢做,真这样免费让别人看老婆了,剌激过后还真后悔。我真是疯了,虽然自己也觉得太荒唐了,但是一到晚上就又忍不住背着老婆和网友八卦一翻。

  他们都时常会提供一些色情网站地址,我在网上看了一些关於3P和夫妻交换的文章。

  这些东西看得多了,内心很是冲动,加上很想让老婆淫荡一些,所以每天晚上睡觉前,总会幻想着别的男人在妻子的身体上疯狂的抚摸舔舐,舌尖在她粉红的逼上游走,一圈一圈的舔着她的阴蒂、阴道、屁眼,然后各种鸡巴疯狂的抽插她的阴道,让浓浓的精液射在她体内、射在她的身上。

  我一直希望老婆能放开了满足我一次,但是老婆从来不会主动挑动我的情欲,更不会配合,时间长了,和妻子做爱的时候要是不先看一些这类东西,不想一下这些刺激的情节,我有时都硬不起来,更射不出来。

  有一次我边用力操着我老婆一边故意说:「我老婆真迷人,看一眼就想操。」
  老婆被我逗乐了,嘻笑着嗔道:「是吗?」

  我渐渐进入正题说:「不仅我着迷,朋友圈里个个都这么说的,我真幸运呀。」
  老婆愣了一下,问道:「胡说八道,有谁说我呀。」

  「还记得刚结婚时,和我们一起看过录影的小菲吗?」

  「我从来就没和他单独接触过,他说我什么了?」老婆以为被人说是非呢,很认真的说。

  「他说,真的好羡慕我,你刚结婚时见到你,身材匀称,细腰柔若无骨,犹如仙女下凡。」

  老婆一下子娇羞起来,嘴里却说:「就你们那一群色狼在一起,是不是看到哪个美女都要品评一翻啦?」

  我故意引导她,自顾自地说:「那时候他其实被你迷得晕头转向了,常在我面前说,你的腰搂起来一定很轻,很舒服。」

  老婆听到小菲对她这样的议论,而且是这样暖味的议论,脸一下子红得像个苹果。

  「你们男人在一起怎么这样呀?你们在一起都还说些什么呢…」老婆边娇嗔的淫叫着边又问我。

  看来老婆没想到她还会吸引人,也想听听别人对自己的评价。

  引起了老婆的兴趣,我顺着说:「他还说,从见到你一眼就看到你的奶子好大,说像你这样的奶子很柔软,搓起来很舒服。」

  老婆的身子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,娇羞地说:「你们真的好坏哦。」

  她没想到我们在一起会这么疯狂的议论她的隐私部位,即让她有些难为情,却不自觉地又有些许兴奋。

  「他还说每次想到我摸你的大奶摸,都莫名其妙地兴奋,一想起我可能正趴在你身上操你时,就不自觉地拉出鸡鸡打手枪。」我一面说一面猛操几下。
  「啊…啊…啊…你们男人在一起真无聊…啊啊…」

  老婆紧紧地抱住我,不停地顶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淫叫起来。

  看来网友说的没错,让她知道别人对她感兴趣能调起她的性欲。

  为了让她更配合,我继续逗老婆说:「娶到你这样的老婆,操起来就是舒服。」
  老婆问:「好久没联系了,他现在成家没有呀?」

  我笑着说:「那小子也成家了,不过好像老婆和他关系不太好。」

  老婆不以为然地说:「现在生活压力真大!」

  我接着说:「他们好像几个月才在一起一次。」

  老婆奇怪地问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我说:「小菲自己说的呀!」

  老婆担忧地说:「你不会说我们多久在一起吧?」

  我笑着说:「朋友在一起,大家都在说,当然也说了,我对他们说,我们每天都要操她三四次。」

  「就知道胡说八道,一个月操一次还差不多。」老婆一脸的淫相,嘴也张得大大地,淫叫不止。

  我淫色地说:「你的逼夹得我好爽,只要老婆愿意,我真想每天操你三四次。」
  老婆嘻笑着说:「还有谁议论我呀?」

  「阿彪也跟我说你漂亮,还说你很有女人味,」

  「你们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!」老婆娇嗔地说。

  我接着说:「他老婆也长得不错,可是他却经常在外面玩,老婆有段时间经常去公司找他。」

  老婆疑惑地问我:「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?」

  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说:「有时出差,他往往自己另外开一间房,叫两个小妹……」

  老婆随口道:「这年头,你们男人就没有靠谱的。」

  我故意引导话题说:「他说和他老婆操得很不爽。」

  老婆疑惑地问:「操个逼还有什么爽不爽的?」

  我又说:「有次出差一起看A片时,听他说,好像是他老婆不行,说是她的逼逼很特别,和A片里的逼不一样,像乱包菜一样,包皮很长,每次就像搞一块像皮海棉似的很不爽……」

  老婆捶打我一下说:「你傻呀,别人就是故意逗你说这些话的,哪有女人的逼长得那样的。」

  我想了想,也许吧,不排除这种可能,不过世上确实有那种怪逼,外面的皮超长,能包住整个入口,像朵花似的卷着。

  我不以为然地说:「在外面,大家都说这些事,他说他老婆的那种乱逼,送给别人都没人操。」

  老婆担忧地说:「你不会也对他说这些隐私吧!」

  我一面猛力操老婆一面笑着说:「他问我你的长什么样,我对他说,老婆不仅奶子大,逼逼就像A片里的一样很圆滑,没有多余的皮,而且里面也紧紧的。」
  老婆听着听着,下面却湿透了,就像是逼被人看到了一样,脸一下子红了,紧紧地抱着我,娇嗔地说:「你们男人在一起真坏!那么隐私的东西都说羞死人了。」

  我接着说:「那有什么,我也就是一面看着A片,说你的和A片里的长得一样,他也不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。」

  老婆逼逼中一下子淫水直冒,满脸羞红说:「你们真无聊,在一起连女人的穴穴都说呀。」

  我淫邪地说:「他说他就喜欢像你这样的逼,是典型的妓女逼,平坦,洞大,有弹型,而且敏感,操起来很舒服。」

  老婆有点生气地说:「我怎么就是妓女逼呀,长得好比长得乱不好吗?」
  见老婆果然上了道,我接着一阵猛操,开解道:「他是说妓女逼才叫好呀,操起来才舒服呀,要不然,怎么会有那么多男人迷着妓女呢?」

  「啊啊啊…哦…」老婆越抱越紧。

  「难怪阿彪喜欢操你这样的逼,你的逼逼操起来真舒服,要是让他们操一次,一定天天围着你转。」我边狂操边说。

  「我才不跟他们操呢。」老婆的逼逼里的水却又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  我打趣道:「嘿嘿,你一听到要别人操你,淫水就更多了,看来心里还是想要呀!」

  老婆一下子像被我看透了尴尬地娇嗔道:「哪有呀,是你搞得舒服流出来的好不好……」

  看着老婆的反应,虽然玩得不是很尽兴,但也小有满足。我意识到她虽然觉得年龄不小了,有些失去信心,却在意别人讨论这些隐私的东西,看来这里就是打开她心结的入口。

  而且按这情况,她很可能只是对夫妻生活感到太机械化了,没有激情了,必须通过其它人来激发她的性欲。但那样,她必将变成真正的淫妇。没办法,我不能老这样被她忽冷忽热的吊着。於是暗暗做了个决定,即使真让她变成淫妇也得这样做。

             第09章、舞池诱惑

  我很矛盾,一方面爱自己的老婆,希望老婆只属於自己,很纯洁才让自己安心;一方面又幻想着老婆越骚就越性奋,经常都需要别人操,很淫荡才能让自己满足。

  老婆依然很保守,我现在需要她淫荡。即然大家都认为女人变成淫妇,首先要让她多接触各式各样的男人。

  我经常问老婆有没有男人色色的看她的,她总说没有,不会吧,难道现在她觉得年龄不小了,对自己有些失去信心。那就让她亲自多一点接受别人的吹捧,感受一下别的男人的激情,被各种男人挑逗,受各种男人的引诱,只要她的情志一开,性志相信也必然接踵而至。我相信在那些酒池舞林中绝少不了那些油头粉面的花花公子,他们嘴特甜,特会哄女人的,无论是挑逗还是玩弄女人,绝对都是泡妞高手,而且表面气质都不会差。那些场所自然是最佳选择了。

  接着的日子,我鼓动并纵容老婆去参加一些舞会。

  随着和舞厅里的各种人不断的接触,老婆也不时地陪一些男人跳舞后,心想也渐渐开放了一些,陌生的男人在她身上摸来摸去,也渐渐不那么介意,相反更希望打扮更迷人一些了。

  记得有一天晚上,老婆悉心打扮,穿着一条舞蹈裙。那裙子是是那种露肩,且一边高一边低的那种,随着她的舞步,小内裤都能时隐时现,眼影也弄得较浓,看上去就像夜吧里的舞女,性感燎人。

  在舞厅里,我和老婆刚跳完,正坐在一边休息,迎面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,走到我老婆身边说:「美女,能不能请你跳一曲?」

  老婆犹豫地看着我。这时舞曲又已响起。我内心一阵窃喜,看来老婆还是很有吸引力呀,不过如果第一次就拒绝了别人,让人知道她只固定和我跳的话,就不会再有人邀请她了,所以这个头一定要开好,一定要让所有人都觉得,她是可以被人约的。想到这些,我扭头很自然的对她说:「去跳吧,向他学习学习……」
  老婆跟着那人走进舞池慢慢跳了起来。隐隐听到那人开口就对老婆说:「你真美……」搂得老婆越来越紧。

  老婆羞得要命,一曲跳完后,回到我身边问我:「我今天的打扮有什么不好吗?」

  我知道老婆是按奈不住心中的窃喜,也就顺着她的兴趣鼓励她:「我老婆是这里最性感的女人。」

  老婆欣喜的娇笑着,一副很得意的样子。一看她的样就知道那人不知对她说了多少肉麻的话,搂那么紧,一定特下流的刺激过她。

  我乘机打趣道:「有没有人想约你出去玩。」

  老婆娇嗔的推桑着我说:「你是不是不同意我和别人跳舞呀,我不跳就行了,还转弯了鼓捣我。」

  我故意装作没事一样随口打哈哈说:「要是有人想约你,就去,我帮你记数看有多少人被你迷得晕头转向。」

  老婆娇嗔地说:「你想什么呢,大家也就是跳跳舞罢了。」

  我双嘻笑着说:「都是过来人了,就是有什么也不会少一块肉呀。」

  没一会,又一曲开始,那人又走过来请老婆跳舞,老婆看了看我,我还是随口说:「去跳吧,我也累了,休息一会。」

  他们一面跳舞,一面不断谈话。

  老婆突然一下显得有些彆扭了,有点慌乱地说:「别这样说,我老公还在那边呢。」

  那人转头看了看我,又不紧不慢地和我老婆跳着。

  此时,一个没找着舞伴的女子走过来,一把拉着我说:「哥们,别闲着呀,陪我跳一曲吧。」盛情难却,我也步入舞林里一起跳了起来。

  等我回头,老婆已和那人一起跳到舞池另一侧。那人原本扶着老婆后背的手,已渐渐滑到老婆屁股上,而那人一脸的馋像,头几乎贴在老婆脸上,嘴不停地说着什么。

  在灯光闪烁间,看得出老婆的脸泛满红晕。原本握在那人手中的手也不由扶到那人肩上,咋一看就像双手抱着那人一样。

  我陪着舞女又是一个转身,突听后面老婆「唔……」的一声轻哼,转过来时,那人抱着老婆的手已将老婆的屁股紧紧搂住,而两人胯间贴得紧紧的。看着老婆被别人这么轻浮的玩弄居然不像在家时那样反抗,心里即亢奋又难受。

  那人又俯在老婆耳边说着什么,老婆还是摇了摇头。

  舞曲终於停了,老婆似乎怀有心思一样,不紧不慢地回到我身边,说是要去上厕所,接着便去了洗手间。

  她离开一会后,那人也站起来,也向洗手间走去。

  我看他们俩都先后像约好一样地去了那个地方,多少有些放心不下,便跟了过去,发现那人居然在厕所出口通道等着老婆,老婆一出来,他就一把拉住老婆向后面的小巷拐了进去。

  我怕老婆搞出什么事来,赶紧跟了上去,他们一进小巷,那人就大胆地抱着老婆吻了起来。

  老婆没有阻止他,反而抱着他不停地吻着。他的手进一步开始向她裙子里抚摸起来,看到那人在抚摸老婆,内心虽然有一股妒忌和愤怒,但阴茎却奇怪地硬了起来。

  他们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好一会儿,突然,那人把老婆挂在乳房上的裙子向下拉到腰间,让老婆半身裸露,一双浑圆坚挺的乳房就这样跳了出来,暴露在他面前。

  那人迫不及待地吸吮那耸立的双峰,双手又渐渐往她的下身抚摸进去。
  「天!我真的要让自己的老婆跟这个不相熟的男人做这种事?」我突然问自己。同时回想起老婆在床上的无动於衷,我真的想看看老婆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。

  突然,那人引导老婆的手向他的裤裆摸,我听到拉炼被拉下的声音,那人把坚硬的阳具掏出来入在老婆手里,同时一手卷起老婆的裙子,一手开始扒老婆的内裤,老婆更慌乱的看了看四周,一把推开那人,整好衣服后跑了出来。

  我也慌乱的回到座位,老婆见了我彆彆扭扭地说跳累了,要回家。

  我们洗过后,老婆一上床,我便故意学着那人的口吻刺激她。一把搂着老婆的腰,一手扒弄老婆的鬓发,然后附在她耳边说:「你真美。」

  老婆一听,浑身一颤,轻轻「啊」了一声。

  我又学着那人一样一把抱紧她屁股,另一只手一下就扒掉了她底裤。而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推三阻四的挡着,双眼微闭,她早已淫水直流。很顺从的任由我分开她的双腿,任由我用手指在她两腿间的肉洞里摩擦起来。

  我无耻地取笑她问:「今天怎么这么多水?」

  她马上一脸绯红,有些心虚的说:「哪有呀,是刚洗澡的水没擦乾。」
  看来老婆今天是真正被人挑逗起兴致来了,只是还没有完全打破那份拎持。
  那男人抱得她那么紧,下面一定顶着她了,而她感受得到,后来又摸到了那人的鸡鸡,却没有吃到,心底里的欲火正熊熊燃烧吧。如果她不是还没那么大胆放纵,如果那人不是那么急色,把她拉过去的那里不是可能被人看到的小巷,而是一个温馨的小屋,她也许很配合的享受了一把。

  我也不想多说,更不想多想,只要老婆的性欲能够被挑逗起来,不抵抗爱爱,让我舒舒服服的享受就行,趴上去狂操起来。

  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,如果有异性经常想着自己,都说明自己有吸引力,能让别人感兴趣,心里至少有些宽慰吧。街上的女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,不就是为了求得男人的眼球吗,那怕是色色的眼球,即使是那些色色的眼球,女人表面是作讨厌状,心中也必然是乐滋滋的,那毕竟是男人在欣赏自己呀。一个女人如果连一个色色的眼神都得不到的话,也算是一种悲哀吧!

  让几个男人挑逗老婆一阵之后,老婆活跃了不少,尝到让别人面对面的挑逗她之后的效果后,我常让老婆自己去跳舞,随便也让别人无形中进一步剌激她,哪怕让别人带她去开房,只要她愿意。而我也暗自品尝着老婆久违了的配合。
  但好景不长,渐渐的不那么愿意去我说的舞厅了,又变得时常像以前一样,总是找朋友出去打牌、瞎聊。她开始在那里也许感到有些刺激,但她似乎最终没有乱来,可能她意识到去那种场所的男人,都没什么好人,真有事业,有能力、有品德的男人有哪个会天天泡在那种地方。对夫妻之事也自然随潮而落,看来只让老婆意淫不能真正改变她,一些事再想做却始终没去做,想久了自然也就不想了。

  不过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,老婆不介意别人挑逗她,并且心底里很吃这一套,只是想玩,却又怕事,还有些放不开,顾颜面,而且还不懂在外玩的门径。如果换个形式,让她即想偷,且创造条件让她尝到偷的酣畅快乐,我想她一定不会拒绝,所以决定换种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