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番征战】(03-04 完)【作者:christry】

字数:48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(三)粗暴

  还好没有继续了,他满意的提上裤子,把我像小鸡一样扔到了车上,关上车门扬长而去。

  我根本无力,就那么静静的躺着,赤身裸体也不在意了,等了不一会,车门再次打开,小老公的脸淫笑着伸了进来。

  「不错吧,一个接一个的全是性福吧!」

  我不否认却也不想承认,这都是他安排的,哪个是我能拒绝的?但我却可以拒绝他的眼神,我摸索着身旁的衣物,遮挡在身上。

  「对我还用挡?逼上几根毛我都知道,哈哈!」

  说完关上车门,坐进驾驶室,骄傲的淫笑着,无视我的存在,谁叫我只是他的玩物,也被他拿给别人玩。

  「走了,回家休息休息!」

  这才算句人话,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,手里的衣服也不再抓的那么紧了。
  「可以的话就穿上,你这样可下不了车啊,还是你想让我去接更多的人上来?」
  今天的力气消耗的太快,没攒多一会就被折腾光了,我挣扎着套上衣服,穿上裙子,都是那么慢,慢的直想睡去。

  ……

  「下车了,能上楼吗?」

  「能。」回答的既坚定又无力,我可不想上楼的路上还被他折磨,也连忙找到内裤和胸衣穿戴整齐。

  顶层的楼真不好上,想摆脱他都不可能,好在他没什么过分的举动,想来是看我饱受摧残,对我多少的怜悯吧。

  终於回到家了,虽然是小老公的家,虽然是我的淫窝,虽然来了也是要遭罪的,但总比在外面有安全感,能多休息一会就多休息一会吧,还不知道晚上会怎么折腾呢。

  奇怪,他竟然不是开门,而是敲门,今天怎么什么都搞错了吗?送给王先生的保单,出来个张先生把我操了一顿。找小老公的车,却出来个蒙面人把我操了一顿。难道这也走错门了?不会,每次出错的都是我的理解,实际都是小老公的安排。

  门开了,我首当其冲,又是一个男人,而小老公正架着我递上去。

  我还是不自觉的吃惊了一下,虽然今天跟小老公出来玩,肯定都应该是男人,只不过两次的惊讶已经让我有连锁反应了,觉得这也不会是好事,我是回来休息的,不会又要继续折腾我吧。

  他果然没让我失望,直接抱住我就往屋子里拖。

  「你放开我,我自己会走的,让我休息一会吧。」

  我挣扎着,可力气却越来越小,根本就没恢复多少啊,还爬了一个顶楼,干嘛一定要这样折腾嘛?

  他没有理会我,硬拉着我从门厅,到客厅,一直把我拖到阳台,摔在了角落里。

  「你们要干嘛?我人都已经来了,就不能等会?」

  我还从来没这样进门的,哪怕是爬进来的,打进来的,甚至操进来的,没有这么凶的嘛,玩强奸也可以就地正法的啊,非要拖这来干什么啊。

  「你个操货,你还有问题了?」

  一个胖子,这个人我见过,应该来玩过我几次的,没这么凶的啊。

  「我自己进来嘛,干嘛要拖我啊?」我还是不理解他要干什么。

  「啪!」一个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,「我想干什么还用向你交代?」

  显然他不会给我好脸色,这又是他的需要,我只能满足。

  「刚才干什么去了?」他俯下身来,靠近我的脸,狠狠的问道。

  「送单子去了!」我低声回答,毫无底气。

  「是去送逼了吧,你个操货。」

  他这是明知故问,一针见血的戳破了我的谎言,我低下头不想理他。

  「舒服吗?」

  看我没理他,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,扯着我的头迎向他。

  「不想说话是吗?一会可别求我啊!」

  明显是威胁,可我真的是没力气去顺从了。

  「啪!」又是一巴掌,一切拒绝都可以被改变,只要你找对方法,显然我不得不回答了,因为没人能救我,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。

  「还不说话?」

  我摇摇头,又是一巴掌。

  「说不说?」

  我赶紧点点头,白挨打,痛苦的只是自己。

  「舒服吗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几个人?」

  「两个。」

  「两个人就折腾这么久,让老子一直等着。」

  又是一巴掌,这就是我的身份,总是要挨打的,我摇摇头,连说着不是。
  「不是什么?你的骚逼里肯定还有别人的精液吧!」说着把手伸向了我的裙底。

  「没有没有。」

  我连忙阻挡,张先生的早流出来了,蒙面人直接射在肚子里,现在逼里应该是乾净的。

  「没有,还不赶快来吃我的?」

  说着就把我的头拉到了他的裆部,那里已经明显硬起来了。

  「让我休息一会吧,就一会。」

  我还不死心的哀求着,我的要求并不过分的,我真的没力气了。

  「操,你就躺着让别人操,你还累了,你个骚货。」

  我的哀求没有打动他,却换来他的羞辱。

  「一会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。」

  他扯着我的头发摇晃着我的脑袋,不停的撞在他的铁棍上。

  「来,给我拍个照。」

  他招呼着别人,小老公怎么可以让他们照相呢?

  「不要不要!」

  我推搡着他,也遮挡着自己的脸,谁说要保护隐私,保护脸才最重要。
  「妈的,操!」

  他一脚踢在了我的身上,把我踢到在地。

  「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。」

  我看到了旁边来了一个人,但更感觉到他乌云压顶的威势。

  他俯身到我面前,双手抓住了我的衣服,再次把我扯起来。

  「看着镜头,笑一个。」

  他扭着我的头,镜头里一定是我哭丧着脸,散乱的头发,屈辱的心,痛苦的一切。

  他把我架到他的身上,先是拿来绳子捆了我的双手,我的反抗只是招来他的暴力蹂躏,疯狂的摇头让我东倒西歪的,他则趁机骑到我的身上,立刻就是两巴掌。

  「你个操货,你还想干什么?」又是一巴掌。

  「乖乖的让大爷舒服,操货。」又是一巴掌。

  「你不想破相吧。」

  他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把剪刀抵在了我的脸上,我吓了一跳,但我知道他肯定只是吓唬我,小老公不会让我破相的,我没法回家交代的。但我突然好像明白了,这就是个玩强暴的,我只有让他满意他才会甘休的。没有付出哪有回报。

  「你放开我,我不要!」

  挣扎挨打也是我要配合的一部分。

  「哈哈,你都得要。」

  他明显更加兴奋了,说完拉起我的衣服,要开始剪了。

  我挣扎着,哭求着,因为我知道这是他喜欢的,拉扯着衣服扭动着,他则一脚重重踩到我的脸上,立刻让我动弹不得。剪刀就喀嚓喀嚓的在衣服上肆虐,这明显是毛片看多了,好奇的来实践下。没思想的男人也是一种可悲,这个上比,他比小老公差多了。

  剪了一半就结束了,不知是无趣的放弃,还是满意的继续。可男人也有失算的时候,暴力之下衣服并没有应声而破,而是让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撕破我的衣服,我心里难免有些偷笑,真是出力不讨好,衣服都不喜欢他。

  换做胸衣,这下不是扯了,至少不是想扯断,而只是扒开,我连忙挣扎,已经露出的乳房又被我塞了回去。

  「你又想挨打了是吧?」

  我赶紧摇头,更加死命的抱紧自己的胸部。可又有什么用呢,他轻而易举的就抓起了我的头发,卡住了我的脖子,我又如何跟他抵抗?

  他把我压倒在地上,双手用力卡住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喘息,也更疼痛不已。
  「把手拿开!」一巴掌。

  「把手拿开!」又是一巴掌,我只得把手放下。

  再次的撕扯失败后,他终於认输的拿起了剪刀,我只能靠转身来抵抗,可又能躲到哪里去呢?什么衣服在剪刀面前都是脆弱的,就如同我在他们面前的软弱一样。他可以扒下我的衣服,露出我的胸衣了,他没有急着继续剪断胸衣,而是张开大嘴啃到了我的脸上,我的耳朵,我的眼睛,我的嘴巴,舔舐着,吸吮着,牙咬着。

  又是一番卡脖窒息,又是一番嘴巴啃食,我就是个玩物。

  终於开始玩奶子了,他的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双乳,再用力,疼的我躲也躲不掉。

  他再次把我靠在他的身上,扒开我的胸衣,露出我的双乳,面前的相机已经开始哢嚓哢嚓了,一个瘦子拿着相机很正经的拍照着。胖子则从后面抓住我的双手,也分开我的双腿,还好底裤还穿在身上,可这照片,小老公应该能控制的住吧。

  胖子的双手揉搓着我的双乳,手指捏夹着我的乳头,一切的挑逗,都让我抓狂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欲望又来了的。他又把我按倒在地上,嘴巴啃咬起我的奶子,手指也伸到了我的下身,虽说是隔着内裤的扣弄,我已经可以感觉到刺激的快感了。但我更知道他才刚刚开始,我俩的位置高下立见了。

  我对私处的保护,只会让他更加兽性,他立刻抓起我的双腿,巴掌啪啪的抽打在屁股上,疼也是一种刺激。

  「还敢反抗。」他再次卡住我的脖子,用力用力再用力,我瘫软了。

  他控制住了我,慢慢的分开我的双腿,大手抓在我的下身上又要开始扣弄了。
  「主人,救救我!」

  我突然挣扎拼尽最后的力气要站起来,嘴里喊着小老公让他来救我,但心里明镜,这是我最后的挣扎了,样子也该做完了,力气也没有了,小老公也不会来救我的,我还是要叫他主人。

  没有出路,没有生机,我立刻就被胖子抓住扯了回去。

  「再跑我就把你丢下去。」

  他把我压到了阳台上,尤其是奶子压在窗棱上好疼好疼,他的手则又伸到了下身,更加用力的扣抓起来,我已经感觉到那里湿了,他也摸到了。

  「这是什么?」

  他把湿湿的手指伸到我的面前。

  「你放过我吧,别折腾我了!」

  我再次求饶,他把我从窗台上拉了下来,我软软的坐在地上。他则抓住我的头发,继续扣弄着骚逼。

  「哈哈,看你这淫水流的。」

  他再次把手指搓弄在我的面前,手指上晶莹的液体,已经从内裤里渗出来了。
  「看这一片湿的。」

  他把手指抵在了我的内裤上。

  「不要,让我休息一会。」

  我真的太累了,哪还有力气应付他的折腾。抵抗的手立刻被他打掉,他的手指立刻钻进内裤,真正的伸进了洞里。疯狂的扣弄,疯狂的拉扯,那两片小肉肉,那一个小洞洞,被他摧残的土崩瓦解。淫水流的更多了,我根本没福气享受,高潮就冲击而来,不给我片刻忍耐。

  高潮过后,我真的完全丧失了反抗的力气,哪怕是假装的。嘴里喊着的一切不要,他都不会理会,因为他又拿来了一根按摩棒,又要打洞挖洞了。

  我的不要没有用,我已经被压在了凳子上,双手被压制在背后,按摩棒就硬硬的顶在我的洞口,暴打着我脆弱的洞门,留给我的只有无力的喊叫。

  他终於肯扒下我的内裤了,肆意的巴掌拍打在我的屁股上,淫叫立刻变成了痛苦。再换上按摩棒,痛苦又变成了淫叫。我受不了了,今天太敏感,今天太脆弱,快感来的太快也不舒服的,这一下午,我一刻都没有休息啊。

  「主人,救我!」

  我要求,我要跑,可一切都苍白,我又被他抓到了地上,按摩棒又重重的顶在了洞门口。不争气的身体,受不了的刺激,又给了我一次灵魂的冲击,又高潮了。

  随他吧,我只想休息,我只想睡觉。可啪啪啪的巴掌,立刻打散了我的一切梦想,按摩棒的刺激也又唤起了我的春生。我没法拒绝强制的快乐,我没法忍受欲望的刺激,我没法忍受来自骚洞的刺激,胖子抓住我的双腿,瘦子操控着按摩棒,一样可以催发我的洪流。

  瘦子不光用棒,还用他的手指,拨弄着我的阴唇,扣弄着我的阴蒂,每一下都给了我无上的快乐。也许是两次的高潮让我熟悉了这根按摩棒,也许是我的淫水已经流尽,好半天我的叫声都无法让他满意。

  他又加了一根电动棒,不,两根,一根插进了我的洞里,一根插进了我的嘴里。瘦子把电动棒在骚洞里硬塞,胖子把电动棒在嘴巴里硬塞。

  不知是改变,不知是用力,我的高潮又来了,他俩不停的变换我的姿势,疯狂的把电动棒抽插在我的洞里,一次,两次,三次,直到又有三次高潮来临,他们才满意的放下棒棒。

  可还没有结束,瘦子又架起了我,胖子的手指又伸进洞里抽插起来,我无力反抗,我毫无反应,但身体是诚实的,骚洞是敏感的,淫水是澎湃的,喷,喷,喷出来,他们终於满意了,我可以被他们丢弃了,我可以休息了,我瘫软在那里,毫无知觉了。

               (四)约束

  天黑了,我闭上了眼,淫荡的我睡着了都不得安宁,这么快春梦就袭来了吗?
  我摸摸自己的手,高高的举起来,摸摸自己的脚,大大的分开,摸摸自己的逼,按摩震起来。

  不舒服,也舒服,还是不舒服,算了,还是好好睡觉,别玩了。可我的手怎么使不上劲啊,怎么够不到按摩棒啊?

 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,还是黑漆漆的,我想喊一喊,却没有声音,可嘴巴里怎么感觉吃着东西呢?

  算了,翻个身吧,可胳膊和脚还是不听使唤,哎呦,这刺激怎么这么难过,我抖动着身躯却躲不过刺激。

  「哈哈,这骚货又流水啊!」这是什么声音,谁在我的梦中,谁在说话?我摇动着脑袋却看不见人。

  啊……谁在刺激我的阴蒂,我不要。我要醒来,我不要这么难受,我不要。
  可一切都不曾改变,恍惚中,我才发觉又是自己错了,这根本不是梦,这是现实。

  手是高高的举着,却是被吊着的,放不下来。脚是大大的分开,却是被绑着的,无法并拢。不知又是谁在摸我的逼,又在用按摩棒震动我的洞门?不是做梦,看不见人是因为戴了眼罩,不是做梦,说不出话是因为塞了口塞。

  浑身的抖动也逃不开按摩棒的撕咬,再用力也挣脱不开四肢的捆绑,连哀求的权利都剥夺了,这才是只能纯粹的忍受了。

  又有一根棒子滑动在身上,更痒更难受了,围绕着乳房打转,重重按压在乳头上,下身前后沿着肉缝移动,重重顶在阴蒂上,一上一下的刺激,让我跳脚都没用的。

  这还是刚才那两个人吗?他们怎么光玩不操啊,我都流了这么多水了,都还没看到鸡巴的样子。

  忍忍忍,忍不住只好爆发,平时瞧不上眼的按摩棒,就因为拿在男人的手里,就让我这样的无所适从,就让我这样的难堪不已,更让我享受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,也忍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苦。

  高潮过腿软无力,真正的吊在那里,手腕生疼,可又无法缓解。

  屁股被扒开了,手指伸进了洞里,快速的抽插,G点的刺激让我无法忍受,扣的水太少无法让他满足,转过身来继续从前面扣,连续的喷喷喷,他才挪开了手指。

  现在已经不是高潮了,也已经不是快感了,完全的就是难受,尤其回来后被他俩折腾的这大半天,全是棒棒全是手指,水流了不少,满足感却没有,身体里无比的空虚,特别需要大鸡吧的插入来满足骚洞。

  我想大声呼唤大鸡吧,口里却只能呜呜。我想自己去寻找大鸡吧,手脚却不听我的使唤。周围应该有很多大鸡吧,却一个都不肯插进我的骚洞。

  又是按摩棒,难受难受,可又水流不止。又是电动棒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填补了些骚洞的需求,但冰冷的棒棒怎么能跟火热的肉棒比呢?今天是被假棒棒欺负的太多太多了。

  电动棒加按摩棒,我只能在难过中接受洗礼,我承认我高潮了,但是难受的高潮,我承认我泄身了,却是把欲望的大坑越挖越大。

  没有结束,只有继续,他松开了我的一条腿,其实不是松开了,因为接着就吊了起来,两腿分的更开了,骚洞露的更大了。

  又是手指,在洞里到处乱扣。又是按摩棒,连洞都不进,只在洞口震动。
  我要疯了,我拼命的抖动身体想要逃避,表示反抗,可按摩棒还是顶在洞口,直至洞里发水,又一次高潮。

  又换手,又是按摩棒,又是一次高潮,他要折腾我到什么时候?

  又是手,又是按摩棒,又是一次高潮,他这是要榨干我的节奏吗?

  我迷失了,不知多少次手,不知多少次棒棒,不知流了多少水,直到他满意。
  他摘下我口里的口塞,我却连骂他混蛋的力气都没有了,随着手上绳子的降落,我也慢慢的瘫坐在地上。

  头发被抓住,面前有阵热浪,那一瞬间,心中的喜悦无法抑制,因为我知道他终於掏出鸡巴了。

  虽然我不喜欢口交,但目前还有比有鸡巴吃更重要的吗?上面的嘴巴吃完了,自然下面的骚洞也吃的到。

  这下我是主动的了,主动的张开嘴巴去吸吮大鸡吧,让他满意我的嘴巴,让他顺畅的进出我的嘴巴,直抵我的喉咙,可惜他不够长,不能破喉而入,我努力的适应这一切,忍不住了就主动的重来,一次次的吞入,不断的深喉,可我又怕他直接射进我的肚子里,就又不能操骚逼了。

  庆倖的是他没有这么早泄,松开吊脚的绳子,拉动手上的绳子让我站直身子,他的大鸡吧终於插进我的骚逼了,后入位,更给力,他抱着我的腰身奋力挺插。
  满足充实快乐,一切因为大鸡吧而改变,全身都愉悦了,要是没有口塞,我一定可以欢快的叫出声来,经历过要命的折腾,这鸡巴的插入太是久违了。
  他的每一下都是那么有力,他的每一次撞击都会撞飞我的灵魂,让我飘飘然,满意的高潮又浸过全身。

  他换,松开脚上的绳子,直接架到了他的肩膀上,我要拼命的拉住手里的绳子才能缓解手腕的疼痛,他就那么正面的撞击着,每一下我都会舒服的松开手,又痛苦的抓紧手,一会舒服一会痛苦,就是漂浮在大海上一样,一会溺水一会呼吸,介於生死之间,却倍感快乐的畅快,就更加珍惜他的每次撞击,要是让我用腿夹住他就好了,真的只想大鸡吧深深的插在洞里,而不想大鸡吧时不时的出去。
  他好强啊,连续的插入,我已经高潮两次了,他还要继续。

  双手被放下,手脚绑在一起,跪着让他后入,我又一次高潮。他把我压倒,继续后入,我又一次高潮。

  他把我翻过来,分开腿,正面的继续,我又高潮了。推起我的双腿,并拢着继续,我又高潮了。

  侧身,正面,抱起来,现在想来,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高潮了,因为这才是我要的满足,哪怕只有一根大鸡吧,认认真真,踏踏实实的插入,这才是我最需要的满足感,当然了,他也要足够的强,一插就射的大鸡吧,还是玩玩就好了。
  浑浑噩噩的我已经不知道他射了没有,但他们竟然还不结束,因为口塞已经又被戴上了,手脚又被分开着捆绑起来,庆倖的是这次没有吊着,而是绑在床上,我无力挣扎,也无力喊叫,那点力气只够忍耐和忍耐不了的继续忍耐。

  又是电动棒进出着骚洞,又不知是谁在继续着玩弄我的游戏,失明的双眼让我无法分辨现在的时间,不知道漫漫的长夜有没有开始,不知道我还要经历什么,但我已经听到周围不止一个人的淫笑声,我已经感觉到不止一双手抚摸在我的身体上,肉体,玩物,骚洞,我只有静静的承受……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